公司新闻

中国当下如何避免钢铁业前车之覆

河北省武安、邯郸、石家庄等地,一半以上的钢厂裁员10%-30%,部分钢厂裁员1/3以上。该机构分析师李颖走访钢铁重镇唐山后发现,部分主导钢厂裁员25%。
今年以来,卢森堡安赛乐米塔尔、美国钢铁公司、俄罗斯耶弗拉兹集团等全球大型钢企也都发布了裁员计划。
不过,来自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前10个月,中国粗钢产量为6.75亿吨,同比仅下降了2.2%,目前有效产能约10亿吨。同期,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亏损386.38亿元,主营业务亏损720亿元。
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,2014年黑色冶金及压延行业直接就业人口逾400万人,钢厂大规模产能直接关停将面临较大的员工失业问题。根据国外经验,正常的产能出清过程均会历经数十年的反复才能完成,预计我国的产能调整会遵循同样的规律。
以史为鉴,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商学院高级讲师、博士生导师谭浩9月为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撰稿称,一些迹象表明,除了产业周期因素外,中国钢铁业面临的更有可能是结构的变化,因此,中国也可能迎来“后钢铁”时代。
“钢铁危机”是一个工业化国家钢铁业结构性变化的标志。而始于1974年的那场席卷欧美的钢铁危机让人刻骨铭心,因为其惨烈程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。
多个发达国家钢产量占全球总产出的比重曾经冲高回落。美国粗钢产量占比在1920年左右达到60%后开始下跌。日本钢铁产量占比从1950年代起快速攀升,1970年代达到16%左右的峰值后逐步回落,到2014年仅占世界总产量的不到7%。曾经在1870年占世界钢产量近40%的英国钢铁业,1980年产量仅占世界总产量的2.7%。
不过钢厂的关停对当地经济带来的也不完全是坏消息。以纽卡斯尔的房地产业为例,由于钢铁生产对环境的负面影响,当地房地产价格曾经长期大幅滞后于全 国的房地产市场。而在BHP钢厂关停决定宣布的几周内,当地房地产迎来了大幅上涨。在钢厂关停之前,城市就业比较单一,也没有强烈的提升劳动力技能的需 求。在BHP钢厂关停后,大学和职业教育的需求在当地有很大增长。此外环境的改善也推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。
大型钢厂的关停会对工人和他们家庭带来巨大影响,纽卡斯尔也存在着BHP退出后带来的社会问题。在工业化国家钢铁企业关停、转移的“去工业化”过程 中,成功的经验有很多,失败的案例也不少。前者比如美国的匹兹堡和德国的鲁尔地区,后者包括美国的扬斯敦(Youngstown)市,在1977年被称为 “黑色星期一”的一天中5千工人被裁减,至今当地城市经济还在挣扎。正是由于转型的艰难,才需要认真研判中国钢铁业的结构性变化。如果中国的确在走向“后 钢铁”时代,就需要相关企业和政府及早为此作出安排。